成都酒水批发市场调查:门可罗雀却又不得不苦苦支撑
发布时间:2024-04-02 19:32:24

  成都南四环外,过了白家立交之后,沿着成渝环线高速一直向南,不多时便可看到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酒水批发市场——成都华丰食品城。

  一直以来,成都华丰食品城上承品牌方、代理商,下接二批商、零售商,或者直面消费者,对于区域市场,它更像一个调配资源的中台,在汇集了大量产品之后,再从这里辐射出去,覆盖到更多细分和下沉的市场。

  作为成渝地区,乃至整个西南酒水市场的“风向标”,华丰食品城无疑是观测酒水市场动向最为合适的瞭望塔,为此,记者近期对其进行了实地走访。

  相比以往,近期的华丰食品城整体冷清了不少,透过门可罗雀的店面往里望去,很多老板或店员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坐在店里,一如被霜打过的茄子,偶有出来串门的,也都是相互哀叹没有生意。

  一家做白酒+葡萄酒的批发商袁姐(化名)告诉记者,因为今年的疫情,最近三个月的订单骤减。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封控和防疫理念,上门客户减少,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受持续疫情影响,大家都没有钱了。

  一名专营名白酒的批发商林枫(化名)也表示,这几个月太难熬了,下游渠道和消费端出货受阻,货都积压在渠道卖不出去,即使是常年合作的老客户也都很长时间没来拿货了。

  类似的观点,在一名主营白酒+葡萄酒的批发商李星云(化名)处也得到表达,据他透露,目前渠道货品淤积,除了茅台,其他酒厂都暂停供货了,不少酒厂甚至给工人放起了假。此外,酱酒的品鉴力度和支持力度也相应减少了很多。

  李星云表示,相比白酒和葡萄酒的商家,那些主做啤酒的批发商更加焦灼。“白酒卖不出去我至少还能放嘛,葡萄酒再不济也能放个十年八载,啤酒的保质期太短了”。

  袁姐向记者透露,公司曾有不少来自旅行社的订单,此前两年,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基本上都会出现报复性的消费需求,以去年为例,云南一线的旅行社为店里贡献了很大一部分订单,但现在因为疫情,很多线路都停了,一些旅行社甚至因为突然的封控,赔了不少。

  当然,同为一个市场,那些做糖果、食品的批发商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婚宴取消,很多订单也都退了回来。

  虽然市场整体冷清,但记者在走访时也发现,一些主做葡萄酒和洋酒的门店时不时地还有一些二批商或消费者上门咨询或拿货。

  谈及原因,秦羽表示,这应该和酒的受众有关系,相比白酒的中老年为主的客群,洋酒和葡萄酒的受众偏年轻化,年轻人该吃吃,该喝喝,消费观念与白酒客户群体不同,经济压力也没那么重。

  记者关注到,秦羽门店比较重视客户体验,相比大部分酒类门店直接堆货的形式,他们门店更注重商品陈列的美观性,一些细节上面也更加注意,例如,灯光的设置,陈列在门店最外围的一定用空酒瓶代替,避免阳光直射影响到酒质。

  此外,不大的门店内还专门开辟出一个区域用于招呼客户饮茶,客户逛累了,随时可以坐下来喝喝茶。记者在门店的几十分钟里,先后有和泸州的客户上门拿货,其中泸州的客户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可见秦羽及其门店平常比较重视客情维护,与客户多以朋友相处。

  即使客流量和订单骤减,但门店仍不得不继续营业,偶有零星的消费者上门,一些批发商基本都是让利维系客情,基本处于不赚钱的状态。

  林枫告诉记者,现在大家都在努力支撑,就算是一天不开单也得至少留一个人在店里守着,“要是如果哪天有事突然没开门,不少朋友就会来打听是不是不想做了,我还懒得去解释那么多呢”。

  相比现在,大多数批发商更怀念以前,特别是电商还没广泛普及的时代,那时的华丰食品城车来车往,更有很多消费者随时来逛。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电商平台以更加成熟普世的姿态走入普罗大众的生活,消化掉了批发市场以前的C端用户需求,而近3年来反复持续的新冠疫情,又令华丰食品城里的酒类批发商雪上加霜。

  但不可否认的是,酒类区域批发商仍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对于厂家来说,他们是不可多得的蓄水池,能够高效地调配资源,推动品牌向下渗透,而对于下游渠道和零售端,批发商一站式配齐和量大从优的服务,能够让他们以最低的成本获取到最想要的产品。

  疫情最终会得到有效控制,抛开疫情不谈,真正摆在华丰食品城批发商们面前的难题是,数字化时代的背景下,如何把握消费需求和消费习惯?现有的等客上门为主的经营形式肯定不行。

  时代在变,商业的本质却一直没变,即更为有效地解决行业痛点。最近几年,酒水批发商逃离华丰食品城的论点甚嚣尘上,比起物理上的撤离,记者认为,批发商们更应主动打破思想上的牢笼,关注市场趋势,积极求变,并随之进化,向上拔节,向下兼容,向外扩张,对内注重门店陈列,客户体验,对外尝试多种经营方式,丰富更多经营渠道。成都酒水批发市场调查:门可罗雀却又不得不苦苦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