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25元的钟薛高或是临期甩货但这个品牌的麻烦还没解决
发布时间:2024-04-02 19:33:59

  此前陷入巨大危机的钟薛高近期重新引发关注。3月6日,#钟薛高售价从60元降到2.5元#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起因是来自于封面新闻报道称,在某购物平台钟薛高雪糕的价格已经降至低位,其中临期产品甚至低至2.5元一支,进而质疑价格急速缩水的背后是否涉嫌欺诈问题。

  界面新闻记者暂时并未找到低至2.5元一支的产品。不过通过搜索发现,在小红书平台有网友表示在上海好特卖买到规格为78克一支的钟薛高牛乳巧克力雪糕,售价为5.5元,生产日期为2024年2月(保质期12个月)。

  而近期界面新闻记者在美团买菜上买到规格为80克的钟薛高椰香咖啡口味冰淇淋,距离4月11日的到期日只有1个多月,售价为5.89元,是原价18元的3折左右。

  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走访发现,在北京包括盒马在内的线下商超很难找到钟薛高产品;而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钟薛方旗舰店与其他经销商店铺还在正常出售产品,规格为75克的多种口味雪糕平均价格为11-12元左右,均为2024年新生产。

网传25元的钟薛高或是临期甩货但这个品牌的麻烦还没解决(图1)

  实际上,临期产品降价出售是常见的商业做法。在庞大的销售运转体系中,如果食品饮料等产品已经临期,就会流通至各类经销商通过降价的方式出售。临期食品的回收价格与所剩保质期时长相关,通常为市场零售价的1到3折。所以消费者有时会在一些临期促销中看到0.5元一瓶的依云水、2.8元一盒的好丽友派、45元一箱的安慕希酸奶等等网传25元的钟薛高或是临期甩货但这个品牌的麻烦还没解决。

  界面新闻曾经报道称,钟薛高在2023年10月陷入欠薪、裁员、缺货的危机。界面新闻也在10月20日走访其上海公司总部发现,各个部门仍有正常运转的迹象,当日钟薛高向界面新闻回应称,公司正在积极解决相关纠纷,目前运营一切正常。

网传25元的钟薛高或是临期甩货但这个品牌的麻烦还没解决(图2)

  但实际上钟薛高的员工大幅缩减,与经营渠道的萎缩已经是事实。一个明显的例子是,钟薛高的品牌官方微博已经在2023年8月22日停止更新,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条内容发布日期为2023年8月11日。这也意味着负责品牌公关或者新媒体运营的部门已经停止运转。

  此前有江苏常州的冷饮批发商告诉界面新闻,2023年夏天冰淇淋市场价格战特别厉害,钟薛高因为本身单价高,加上行业竞争尤其激烈,它的实际终端售价在不断下探。

  他表示,钟薛高热门款过去一直卖10-20元左右,但2023年销售旺季过后,价格低至5块钱。“即便这样,2023年整体钟薛高的量和2022年相比依然下滑了很多,卖不动。”上述批发商说道,“8月后就没有进货了,2024年也不打算做钟薛高了。”

  天眼查App显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直接持股的14家公司中,其中6家已注销,以及该公司的21家分支机构已全部注销。

  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被强制执行81万余元,它旗下的钟茂(上海)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以来已累计被执行1127万余元。此外,去年12月至今,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所持多家公司股权已被冻结,冻结股权数额从100万至2000万元不等。

  另外,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还新增多条开庭公告,涉及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等,原告包括中通快递、欧福蛋业等。也就是说,钟薛高与其原料供应商、合作物流公司等仍有纠纷。

  而作为当年新消费品牌中的明星公司,钟薛高最后一笔融资发生在2021年年初,2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跟投。但截至目前,钟薛高还并未得到新的资本方“续命”。

  2022年的“雪糕刺客”与“火烧钟薛高”成为它陷入危机的导火索。根据虎嗅的报道,它直接带来的影响是让钟薛高在旺季销量遭遇了“冰冻”,2022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降至50%,而以往3年的这一数据都在100%以上。

  然而钟薛高的深层次危机,实际上是此前急速膨胀的新消费品牌,在遭遇资本退潮后,业绩压力大与现金流短缺的困境。而此前大多数新消费品牌消费升级的策略,在如今低迷的大环境与强调性价比的的趋势中,显得不合时宜。

  “最糟糕的时刻,我想过这个牌子可能会被彻底打死。 但它至少没把你弄死,你还是活了下来,但活下来相当于是受了伤,伤口还在胀。”2023年初,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在接受虎嗅采访时曾这样表示,“破坏比建立简单得多,我们需要重新修复大家的信任。”

  根据公开信息,钟薛高还在近期举办了2024全国经销商大会,在这场主题为“至暗时刻,向光而行”的大会上,林盛表示“2024年的钟薛高,会成为整个冰淇淋市场的那一抹‘逆向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