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刺客”无处遁形!上海这些宝藏冷饮店人气比天热全是熟悉的味道
发布时间:2024-04-02 19:34:50

  店如其名,坐落在国和一村、二村和市光一村、四村之间的冷饮店,是附近居民夏日里最常光顾的地方。店招上“全场七折、一支起批”八个大字宣告着秉持了十多年的“平价”属性。

  上午10点,店里的人气比天气更热。有人自备保温袋前来采购;有人目标明确一买就是两箱棒冰;有人熟门熟路,拿起冰柜上的纸板箱自由挑选。值得一提的是,每位顾客一进店就能看到详细的产品价目表,24个品牌、上百个品种明码标价,避免了“雪糕刺客”的出现。

  “6月1日恢复了运营,周围居民买冷饮的热情更甚往年,现在热门的口味还会断货。”店主赵学宽口中的“热门款”大家一定耳熟能详,比如光明盐水、赤豆、绿豆、雪宝这些上海人“童年回忆”,而且更是被网友评价为“十年前的价格”——最便宜的盐水棒冰一根只卖0.9元。

  “6月1日我回到店里,居民都开心极了。开业头两天大家都不问价钱,完全是想吃什么拿什么,我根本没空休息,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0点。”66岁的店主陆士明坚守着十几平米的门面,和国和路上的冷饮店一样,这里也是批发价售卖,价目表写得清清楚楚。

  当然,也有“平价”冷饮今年“不得不”涨价的。两位店主不约而同都提到了最具代表性的光明三色杯。“涨了几角钱,但味道大家都说还是以前的味道,所以买的人还是很多。”陆士明表示。

  对于网友热议的“不认识的冷饮不敢拿”等现象,赵学宽觉得一方面是因为生产厂家在不断根据市场变化推陈出新,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另一方面是大家从小吃到大的那些品类产能并不充足,在受到疫情影响后则更是吃紧。

  “上午很多人来问为什么雪宝这么快就卖断货了,我也只能催促厂家下午尽量给我多送点来。” 赵学宽解释道:“比如光明今年主推优倍杯这款新品,那其他产品的产能自然少了。”

  在陆士明看来,许多街头小店里平价冷饮的消失是因为“利润太薄了”,“有个住闵行区朱行社区的老阿姨专门过来买赤豆棒冰,说是家门口都买不到,其实小店也是没办法,就算一天卖十几箱其实赚不了多少。”

  同样的,他也感觉到,前两个月厂家的备货与生产受到疫情影响,这个夏天冷饮成为不折不扣的“报复性消费”对象后,有暂时缺货的情况也正常。

  采访中,11岁小美就住在国货路附近,她的目标是花20块以内的钱买到10根各种口味的棒冰。作为店里的常客,在小美看来这个目标不难达成,“平时也会去便利店买,来这里就是买棒冰的,因为便宜而且品种齐全。”

  “如果想吃了舒服,吃得冰爽,老口味的棒冰是最好的选择,而现在年轻人会更喜欢奶味重的,那么钟薛高或者更新一些的牌子也符合他们的需求。”老陆经营冷饮批发多年,尽量满足老百姓记忆里的味道和赶上市场的新潮都是“为商之道”。

  而为了将更多品种的冷饮搬进冰柜,赵学宽今年重新开业后选择换到了隔壁更宽敞的店面营业。许多市民都表示面对“雪糕越卖越贵”的现象,自己会选择“用脚投票”“雪糕刺客”无处遁形!上海这些宝藏冷饮店人气比天热全是熟悉的味道。市民乐先生颇有体会,“消费就是一种过程,一种让自己开心的过程,所以想买什么冷饮吃就买什么冷饮吃,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③经营者不得不标示或者显著弱化标示对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不利的价格条件,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