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冷饮刺客”备受关注 今年“上海20年冷饮店卖7角一根老冰棍”冲上热搜 亲民
发布时间:2024-04-03 06:35:49

  最近,一则“上海20年冷饮店卖7角一根老冰棍”的消息冲上热搜,对比去年备受关注的“冷饮刺客”,7角钱的单价十分亲民。不少市民困惑:7角钱一根的老冰棍出自杨浦区一家冷饮批发店,但在便利店、商超卖场等零售渠道,单价1元以内的冷饮并不多见。平价冷饮会不会只是噱头?

  “其实,上海的冷饮批发店不少,只不过门面比较普通,大部分在社区里,消费者特别是年轻的消费者不太熟悉。”冷饮行业从业者李为说。他掏出手机,在大众点评输入“冷饮批发”4个字,立刻显示出一长串名单,“需要注意的是,社区批发店以个体经营户居多,经营成本、进货渠道、产品种类、定价方式有差异,消费者可参考评价后再选购”。

  从名单来看,这些社区冷饮批发店遍布全市,有的甚至没有名字,只是直白地挂着“冷饮批发”的店招。在网友的评价中,“价廉物美”是最频繁的字眼,还有人专门整理了平价冷饮批发店“宝藏地图”。其中,杨浦区国和路、虹口区祥德路、黄浦区普育西路、徐汇区虹桥路、嘉定区丰登路、松江区泗泾夜市等都有批发店入选。记者按图索骥,来到位于虹桥路虹二小区内的冷饮批发站。批发站大名叫上海昊泳食品经营有限公司,不过小区居民都管它叫“批发店”。店里有6个冷柜做零售,还有一个小窗直通-20的冷库。如果有成箱订单,冷库工作人员会把冷饮递出来。

  到店不过5分钟,陆续来了六七拨消费者。“这里价格实惠。”居民陈阿姨说,“10支起批,批发价是零售价的七折。我们家最喜欢光明冰砖,外面卖5元一块,这里只要3元5角。”

  老板景光宝年近古稀,健朗善谈,“这家店大概是上海最早的社区冷饮批发店之一,已经开了30多年。开设冷饮批发店的门槛不算高,所以全市数量不少,但竞争激烈,不能只拼价格,还要拼品牌、品质”。30多年与冷饮打交道,他对各种品牌和品种如数家珍,即便是这些年兴起的网红产品,小店也卖。“总的来说,消费者既喜欢新产品,又喜欢经典产品。”景光宝说,30多年前做冷饮批发,产品选择很少,只有光明、金鸡几个老字号,之后多了和路雪等外资品牌,再接着是伊利、蒙牛等国内新品牌,这些年又多了八喜、中街、钟薛高等。每次新品牌或新产品上市,都有消费者尝鲜,老产品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最后卖得好的,还是那些性价比高的产品”。

  以他的小店为例,光明棒冰一直是销量冠军。市场价1.5元至2元的产品,批发价在1元上下,居民喜欢,附近的超市也会找景光宝进货,“超市会同时选其他品种,但如果没有光明棒冰,就不一定来我这里了”。粗粗估算一下,每年夏天,小店能卖掉七八十万支光明棒冰。与光明棒冰同样受欢迎的,还有老字号的其他经典产品,包括白雪冰砖、娃娃雪糕、三色杯等。景光宝为此特地设置了一个“光明”,方便消费者选购。不过,也不是越便宜的产品就越有市场。景光宝发现,自家小店的客户群非常认品牌,“比如,今年光明和正广和联合推出橙汁棒冰,也就是老上海人说的‘橘子水棒冰’,市场上有类似口味的产品,价格可能还比光明正广和的便宜,但消费者就是‘买账’老字号”。

  从市场供应来看,社区批发店只是一种渠道。对很多消费者来说,商超卖场和便利店是“想买就买”的场所。之前曝光的“冷饮刺客”也与这类渠道有关:有的渠道以高价冷饮居多,有的渠道标价不明显,消费者随手拿一根冷饮,结账时却发现价格“野豁豁”。

  这个现象今年有所改观。记者走访多家便利店,发现大多冷饮均明码实价。去年,某品牌连锁便利店的冷饮标价牌位于冰柜一角,字体小且密,消费者识别困难;今年,该品牌的冷饮标价显眼多了,贴在冰柜面板上,清晰明了。不过,在品种方面,便利店冰柜里的中高价产品比例要比社区批发店高得多。粗粗估算,6元以下的品种已属于低价,占比只有20%左右,10元上下的冷饮占大头。李为说,“便利店与社区批发店、商超卖场不一样,租金高,冰柜容量有限,势必要提高坪效,会选择利润更高的产品。”

  但有精明的消费者发现,可以通过即时电商选购平价冷饮。“最近,我们每10个订单中,有8个订单涉及冷饮、冷冻饮料等冰品。”美团买菜小木桥路站点站长周喜带着记者走进站点的冷冻区。为了应对不断攀升的冰品需求,站点从内到外按照温度高低,辟出冷藏库、冷冻库。最内部的冷冻库温度-20,各品牌冷饮码得整整齐齐,“我们的仓储空间比较宽裕,能提供的产品种类要比便利店多得多,自然也有平价冷饮”。在这个站点提供的冷饮中,有好几个品牌的棒冰,最便宜的单价1.5元,如果遇上促销,单价不到1元。根据站点服务半径,消费者网上下单后,通常半小时内可以收到冷饮。

  不过,与便利店相比,即时配送不支持单支售卖,得按箱买。“好在目前冷饮的包装不大,一箱也就五六支,消费者接受度很高。最近已接到好几个单次购买三四箱的订单了。”站点理货员说,从订单地址看,除了居民家中,还有不少来自周边写字楼,“到了下午茶时间,就会有订单,应该是白领们买回去分享”。

  记者调查发现,“即时配送冷饮”俨然成为生鲜电商和外卖跑腿平台的标配,叮咚买菜、盒马、美团、饿了么、京东到家等都已入局,并且都为冷饮设计了特殊包装,包括保温袋、冰膜等。到家还协同商家对上线的冷饮产品调整陈列方式,在门店设置冷餐交接区,减少短时配送对冷饮的影响。的一名骑手告诉记者,这些举措对配送冷饮很有效,“我们收到的配送订单上会特别标注冷冻品。如果消费者表示不能及时收货,我们会带回站点,晚些时间二次派送。到目前为止,没有接到过消费者反馈冷饮化了”。

  多样化的渠道让平价冷饮更频繁地出现在消费者身边。不过从源头看,平价冷饮的供应与生产企业紧密相关。

  “光明棒冰类产品只有微利,很多企业不愿做,他们坚持在做。”景光宝觉得,生产企业的责任心很重要。“前几年,棒冰出现过供不应求的局面,但今年供应比较充足,老百姓开心,我也开心。”他直言,对于市场上的新品,经销商和消费者都很欢迎,但尝鲜的劲头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那些高性价比的产品。“光明的大白兔雪糕上市好几年了,仍旧卖得好;去年上市的优倍鲜奶雪糕,因为真材实料,今年很早就有消费者点名要;伊利的苦咖啡、蒙牛的绿色心情、八喜的杯装冰淇淋,以前都是新品,现在每年虽有调整,但都变成了经典。这些产品的价格要比传统棒冰高一些,可消费者还是喜欢。”景光宝说。

  事实上,很多企业已有所行动。“在我们平台销售的冷饮中,今年多了自有品牌,因为深入生产线为消费者定制产品,可以实现平台与消费者双赢。”冷饮商品开发专家郭振宇透露,在平台所售冷饮中,今年上线的自有品牌“洛璎冰社”表现突出,月环比增幅接近18倍,复购率很高,“一方面是推出自己的平价产品,包括绿豆棒冰和红豆棒冰;另一方面是迎合新的消费需求,用椰汁、海盐等消费者喜欢的口味参与竞争。由于是自己的供应链,所以在定价、供应量上都更有保证”。

  一度主打高价冷饮的钟薛高今年也推出了3.5元一支的SaSaa系列,有红豆、绿豆、牛奶、可可4种口味。相关人士说,虽是经典口味,但还是从原料着手,体现品牌的个性化特点,包括使用线%以上的红豆或绿豆等,“市场比较认可新品,从4月开放订单以来,这个系列的产品订货量已超过2万支”。

  其实,平价产品的走俏并不是说高价产品没有机会。独立数据监测机构任拓情报通统计显示,去年3月至今年3月,线上主流平台销售额较高的品牌包括钟薛高(1.41亿元)、梦龙(1.18亿元)、哈根达斯(1.09亿元),3个品牌的产品单价都不低。CBNData的不完全统计数据也显示,2023年各品牌共发布70余款冷饮新品,其中51%新品单价在10元以上,46%新品的单价在3元至10元之间。

  “冷饮市场的需求很多元,不同渠道、不同群体的消费习惯不一样,品牌要做的是投其所好,精准定位。”李为分析,钟薛高虽有很多产品超过10元,但凭借原料、口味等特色,在线上渠道的销售一直不错,其高定价也包含了物流成本和营销成本;而3.5元的新品,比较适合线下市场,有利于提升品牌形象,“总之,市场空间没有变小,需求更加多元,消费者越发理性,生产企业在推产品时必须考虑到这些”。去年“冷饮刺客”备受关注 今年“上海20年冷饮店卖7角一根老冰棍”冲上热搜 亲民单价背后 平价冷饮会不会只是噱头